<progress id="tlfff"><meter id="tlfff"><cite id="tlfff"></cite></meter></progress>
      <sub id="tlfff"></sub>
      <progress id="tlfff"></progress>

      <big id="tlfff"><thead id="tlfff"></thead></big>

      <progress id="tlfff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tlfff"><thead id="tlfff"></thead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big id="tlfff"><progress id="tlfff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      移動客戶端

            |

            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|

            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|
            癌癥女孩命喪“中國自然療法第一人”,上海閔行檢察官揭開“神醫”詐騙真面目
            時間:2022-09-07 07:52來源:法治日報責任編輯:郭炬

            女兒小穎去世后很久一段時間,趙美鳳仍會從噩夢中驚醒。

            “自然療法”“靈擺”“高維空間”“神魔小鬼”……那些曾經寄予厚望的靈異事件,最終成了女兒的催命符,如今每晚在趙美鳳的夢中重現,折磨這位母親脆弱的神經。

            一天晚上,她又是輾轉反側,折騰了大半個通宵。次日清晨,起床后,她沒有心思做其他事,出了家門,徑直去了派出所,決心為女兒討回一個公道。

            在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檢察院檢察官舒丙會的講述中,所謂的“自然療法”不過是騙局一場,曾經在臺上侃侃而談的“高人”亦曾深陷“神魔領域”的圈套,現在,昔日號稱“中國自然療法第一人”的于偉已經受到法律審判。

            重病下輕信“自然療法”

            兩年前,小穎在體檢中查出直腸癌。

            “媽媽,我不要開刀,我不要以后都背著糞袋(人工肛門)生活。”一向愛美的小穎泣不成聲,她還不到40歲,工作風生水起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病魔卻已悄然纏身。

            在小穎的再三堅持下,趙美鳳為其辦理了出院手續,開始四處求醫問藥。小穎偶然從一個朋友那里得知,一名叫于偉的“高人”有救命的神方。

            “中國自然療法第一人”“某健康產業協會副會長”“原三甲醫院名醫”,這位“高人”的一連串頭銜給了身處絕境中的小穎母女一線希望。小穎朋友稱于教授擅長“自然療法”,并且治好過很多人的病。

            “不用開刀,采取‘自然療法’,保證在3個月內治好癌癥。”電話那頭,于偉信誓旦旦地作出承諾,讓趙美鳳覺得終于找到了女兒的救星。

            2020年4月12日,小穎第一次前往于偉的私人工作室進行治療。在助理陳紅的協助下,于偉先使用繩子綁住一個金屬墜子,并用棍子吊起,讓墜子在小穎手背上方來回打轉。

            “這個金屬墜子是‘靈擺’,可以向宇宙中的‘高維空間’發信號求助,‘高維空間’收到問題后,再通過‘靈擺’將問題的答案反饋給我。”于偉高深莫測地進行解說。

            用過“靈擺”后,于偉又讓小穎躺在床上,在她身上貼了幾個貼片。嗡嗡的誦經聲響起,一直持續了45分鐘。這樣一次“治療”,趙美鳳花了將近3萬元。

            事后,小穎又按照于偉的囑咐,一周一次前往其工作室治療。

            所謂“高人”露出真面目

            屢次治療后,病痛并未就此消失,小穎后來甚至沒法獨立行走,愈發覺得生不如死。可即便如此,她仍對于教授深信不疑,不僅按要求配合治療,還高價購買“細胞水”“能量水”等各種市面上根本買不到的“秘制配方”。

            2021年5月,小穎的病情持續惡化,最終在醫院里走完最后一程。

            料理完女兒后事,趙美鳳回想起整個“自然療法”的治療過程,這才幡然醒悟察覺不對,于是前往公安機關報案,“自然療法”的真面目由此被揭開。

            于偉畢業于某軍醫大學,之后便一直在上海某三甲醫院當醫生,在此期間取得醫師執業資格,2006年離職,后又掛靠到民營醫院執業。而其接觸到“自然療法”,則是源于自身的一場疾病。

            2005年,于偉患上嚴重的心肌炎,在朋友的介紹下,他前往香港治療,并在那里了解到“自然療法”。從此,他便開始潛心學習該療法,并為此四處奔走。

            2012年,于偉的妻子被確診乳腺癌。在妻子接受醫院診療的同時,于偉又使用“自然療法”為妻子治病,療效甚微。2014年他到浦東新區請來一個神婆為妻子到廟里做法事,甚至為此捐贈120萬元香火錢,但仍未能挽回妻子性命。

            “那時我下定決心自己研究神魔領域,要把神魔領域運用到‘自然療法’中,徹底攻克癌癥。”在上海市公安局閔行分局的審訊筆錄中,于偉如是說。

            他描繪了一張全息信息圖,里面有幾百個簡單的詞匯,涉及諸多領域,遇到病人上門求助,便會念佛咒連接“高維空間”,之后他在心里默念需要提出的問題向“高維空間”提問,然后利用“靈擺”將答案在全息信息圖上呈現,接著播放佛樂,進入“高維空間”給患者施法除病魔和了解累世因果的處理方法。

            從三甲醫院的醫生到專研神魔領域、“自然療法”的“高人”,于偉近些年來身負諸多頭銜和榮譽,四處開講座,信徒頗多。

            檢察官收集完善證據

            面色紅潤,保養得宜,乍看50歲出頭,審訊室里,于偉望著辦案檢察官,一臉坦蕩,講起“高維空間”侃侃而談,煞有介事。

            “‘高維空間’類似現在互聯網里的搜索引擎,往高里講就是人類智慧頂端的數據庫。一般人不具有專業醫學知識,而我在具備專業醫學知識的同時還有機緣能接觸到‘自然療法’,所以只有我才能進入‘高維空間’。”于偉至今認為,通過“自然療法”連接“高維空間”,他對中期以內的癌癥等病癥基本都能“拿下”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提審過程中,于偉將行醫過程描述得繪聲繪色,仿佛仍在臺上開講座,卻對詐騙矢口否認。承辦檢察官舒丙會知道,這個所謂的“專家醫師”,先把自己“洗腦”了,才能誆騙別人,察言觀色也是一流水平。

            為了徹底揭露并戳穿他的伎倆,舒丙會又調取了公安機關的審訊案卷,詳細詢問了被害人家屬當時的具體過程,掌握關鍵證據,并與辯護律師溝通,要讓當事人認識到,只有認罪認罰,才是當下對他最有利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舒丙會再一次與于偉見面的時候,于偉已經清楚地認識到自己“鐵證在身”,不再堅持,索性配合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。“我承認自己詐騙了,所謂的‘高維空間’都是虛幻的,所有‘自然療法’的事情也都是虛幻的。我賣給病人的‘能量水’都是自己買原料配制的,而號稱包治百病的茶葉、孢子粉是要求助手陳紅網購而來。能量手環、唐卡說是用來除魔殺鬼,其實也是忽悠人的。”

            根據證據,截至案發,于偉先后以咨詢費、清理費、遠程理療費、法事驅魔費等名義,先后騙取小穎母女36萬余元。

            在刑事案件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下,于偉全部退還被害人家屬36萬元詐騙所得,并作出經濟補償,取得了對方的刑事諒解。

            閔行區檢察院指控,被告人于偉、陳紅結伙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采取虛構事實、隱瞞真相的方式,騙取他人財物,共計價值36萬余元,數額巨大,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。

            鑒于被告人于偉、陳紅均認罪認罰,并具有退贓且自愿補償被害人家屬并取得對方諒解等情節,最終于偉、陳紅因犯詐騙罪,均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。

            (文中案件當事人均為化名)

            相關報道
    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主辦 網站編輯部信箱:changanwang@126.com | 招聘啟事

            Copyright 2015 www.xentis-us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 14028866 號-1 中國長安網 ? 2017版權所有

            亚博ag正品官网